中国药企利益格局将迎来剧烈震动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5-05 16:26:00阅读:

4月18日,人社部发布《关于公开征求建立完善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有关意见建议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医保药品目录将进入动态调整阶段。 

  2月2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网站公布了新版《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下称“新版《医保目录》”)。与2009年版相比较,新版《医保目录》中的西药、中成药共增加了339个单品,总数达达到2535个,其中西药1297个,中药1238个(含民族药88个)。 

  在新版《医保目录》中,中成药占比达到前所未有的49%,在数量上与西药已经基本持平,显然,这与国家支持中医药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政策意图是相符的! 

  此外,新版《医保目录》中,圈定了45个拟谈判药品,在经过与药品的生产企业沟通谈判意向后,已经确定了44个品种药,纳入了2017年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谈判范围。 

  当然,面对中国14亿人口基数,高达万亿级别的医药市场蛋糕,对于广大医药企业而言,每一次目录调整包括未来的每一次动态调整,都意味着万亿级别的医药市场利益将面临“再分配”甚至“重构”,不可避免地带来“几家欢喜几家愁”! 

  将重构万亿级医药市场? 

  对于本轮医保目录调整,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可以说是规范医生用药,支持创新、中医药列入国家战略。总的来说,国家这一目录控费意图明显,以后是支持研发创新的独家专利或者首仿药,治疗药、低价药、口服药,控制不合理用药,严格限制中药类注射剂使用,可以说以后没有自我的销售队伍和口服药,中药注射剂类制药企业,代理类的制药企业会很艰难。 

  上述人士认为,新版《医保目录》对很多制药企业来说影响深远,可以不夸张地说是重构了中国医药(600056,股吧)市场。目前我国的制药企业大都是生产仿制药的,此次目录调整对高价药辅助药进行相关限制,对制药企业来说无疑是毁灭性打击。 

  当然,对于有口服药销售队伍的企业来说是利好,对创新药物也是利好。但现在的医药市场,竞争极度激烈,90%的制药企业都是采取底价代理模式,自建销售队伍的成本目前来说是极高的。这就造成没有实力的制药企业无销售队伍的现状,再加上“两票制”,对于整个制药工业来说,这个目录将重构中国医药市场。 

  据了解,新版《医保目录》中,中药注射剂有49个入选,但其中26个限制在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使用。东南大学医保研究所所长张晓向媒体表示,新版《医保目录》中26种被限制使用的中药注射剂大部分为辅助性用药,以后医保目录会定期调整,中药注射剂中越来越多的辅助性用药将会被撤出医保目录。 

  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也认为,基层医疗机构是销售中药注射剂的重要市场,新版《医保目录》限制二级以上医院使用对中药注射剂生产企业影响很大。未来中药注射剂市场将进一步收缩,产品质量安全过硬将成为市场竞争中决胜的关键! 

  药企只有不断开展循证医学临床再评价和基础研究等工作并取得实质性成果,才可能在不断缩小的市场中站稳脚跟。 

  对某个别企业或“伤筋动骨”? 

  新版《医保目录》对中医药企业的影响尤为深远,特别是对中药注射制剂类药物的限制使用,未来如果做进一步调整,对某些中药企业的打击可能是伤筋动骨甚至是致命的。 

   

以港股上市公司神威药业集团为例,注射液产品是该集团的主打产品,去年销售额为11亿元,同比减少4.9%,占整体营业额约55.7%。而软胶囊产品销售额为3.6亿元,按年减少11.5%,对营业额占比为18.2%。颗粒剂产品的销售额亦减少2.2%至人民币3.84亿元,对整体营业额占集团营业额约19.3%。 

  以港股上市公司神威药业集团为例,注射液产品是该集团的主打产品,去年销售额为11亿元,同比减少4.9%,占整体营业额约55.7%。而软胶囊产品销售额为3.6亿元,按年减少11.5%,对营业额占比为18.2%。颗粒剂产品的销售额亦减少2.2%至人民币3.84亿元,对整体营业额占集团营业额约19.3%。 

  据不完全统计,新版《医保目录》限制在一级以上医疗机构使用的26种中药注射剂中涉及到神威药业的至少有5种,分别为双黄连注射液/注射用双黄连(冻干)、清开灵注射液、莲必治注射液、参麦注射液和冠心宁注射液;另外还有限病种使用的“黄芪注射液”限制在“恶性肿瘤放化疗血象指标低下及免疫功能低下”情况下使用。 

  神威药业年报显示,2016年营业额为19.93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下跌2.9%;毛利为12.86亿元,跌幅为5.5%。而净利润同比更下跌10.4%至5.89亿元。 

  神威药业投资关系总监陆一鸿表示,收入和利润减少,主要是因为下调了注射液产品的价格,加上目前正在加强研发新产品,所以研究及开发成本同比增加6.8%,整体销售成本增加1.9%,这些因素都拉低了整体毛利。 

  从神威药业近两年来的股价表现看,该股从2015年3月31日最高触及15.216港元,一路下滑至2016年5月31日的7.465港元,跌幅超过50%,之后虽有缓慢回升,但长期在10港元以下的低位徘徊,截至5月4日,股价为9.7港元,市盈率只有12倍。 

  对于神威药业未来的业绩预期和股价表现,交银国际分析师李博并不乐观,3月31日的研究报告给出了“维持沽出评级”。 

  李博在研报中认为,考虑到中药注射液医保限制、招标降价以及两票制对公司销售模式带来的影响等因素,维持目标价7.48港元,维持沽出评级。 

  交银国际研报认为,神威药业在2017年的增业绩下滑的趋势难以转变,原因如下:(1) 

  中药注射液是该公司目前收入占比最大的产品类型,主要集中在诊所、社区医院等基层医疗机构销售。国家2017年新版医保目录中对中药注射液新增在二级以上医院的使用限制,将使之在招标价格和使用量等方面均有所下降;(2)该公司产品的销售模式是代理销售,为了适应国家两票制的要求,公司将在2017/2018年将对销售模式进行调整,这期间也将对收入和利润产生不利影响;(3)在新业务领域方面,该公司配方颗粒目前处于起步阶段,对收入贡献占比较小;生物药方面北京万特尔主要品种铜绿假单胞菌注射液为肿瘤的销售情况仍不乐观,成长空间有限;(4)该公司并购业务和储备产品尚未成熟,短期难以有可预见的利润贡献。 

  对中药上市公司总体是利好 

  当然,总体来讲,新版《医保目录》对中成药、中药饮片等中药品种纳入数量、比例的大幅增加,对目前的医药上市公司是利好!例如人福医药(600079,股吧)、恒瑞医药(600276,股吧)、亿帆医药、康缘药业(600557,股吧)、益佰制药(600594,股吧)等都受益良多。其中,亿帆医药以12个入围品种高居榜首。 

  事实上,对于医药企业而言,医保目录的“出”和“入”将给企业营业收入带来重大改变。 

  按照以往经验,入围药企的业绩多在未来2-3年中逐渐体现,2009年的调整中,有些药品的销售出现翻倍,甚至增长了10倍。 

  以康缘药业的热毒宁为例,该药物在2009年销售收入为1.98亿元,但2010年进入医保目录以后,2015年销售收入已达14亿元左右,营收增长了6倍。 

  不管怎样,相关中药生产厂家已成此次医保目录调整的受益方。包括益佰制药、康缘药业、天士力(600535,股吧)在内的相关中药上市公司均有不少品种得以入围。除中药品种以外,化药品种占了另外的三分之一,受益企业多为行业的龙头公司,包括恒瑞医药、石药集团、三生制药、亿帆制药等。 

  此次中标三元的中药企业贵州联盛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汪洪峰表示,尽管三款产品目前的年销售额仅为几千万元,但进入医保目录后,预期销售量均可破亿,其中两款独家品种有望迎来5-10倍的销售增幅。 

  “参倍固肠胶囊和麝香活血化瘀膏目前在医保目录中分别是治疗肠道和风湿类风湿的中药品种。参倍固肠胶囊是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准的治疗肠易激综合征的唯一中成药,此前因为进口化药的退出,中药治疗就迎来了比较好的发展时期,我们预期未来销量可以达到4亿-5亿元。而麝香活血化瘀膏是治疗慢性病的医药品种,进入医保目录后我们会按照大品种的计划来进行生产和运营。”汪洪峰说。 

  动态调整或将谈判准入 利好创新药入目录 

  从人社部近日公布的《通知》来看,目录动态调整继承了最新版目录鼓励创新药的思路。但另一方面,很多药物虽然多临床急需、疗效较好,但药价普遍较高,为了缓解医保压力,其在使用上将受到各种限制,包括医院等级、适应症等等。 

  也就是说,未来很多特效药、创新药要通过动态调整“挤进”医保目录,必须通过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大打折扣之后,才有可能纳入目录! 

  此外,人社部还就此重点向行业征求“动态调整医保药品目录时如何平衡兼顾临床需求、支持创新与医保基金承受能力”的相关意见。而药品目录实现动态调整后,相关药品纳入医保目录,将借鉴此前国家药品谈判中药企降药价换市场的思路,展开国家谈判。 

  在已经完成的首批国家谈判中,慢性乙肝一线治疗药物替诺福韦酯、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药物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3种药物降价幅度分别达到67%、54%、55%;谈判达成前,替诺福韦酯、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的原价分别高达1500元、1.2万元和1.5万元。 

  根据近日人社部2017年第一季度新闻发布会通报的消息,2017年版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将探索建立谈判准入机制,已确定44种药品纳入谈判范围,争取上半年完成谈判工作。 

  人社部新闻发言人卢爱红表示,根据这个机制,对临床必需、疗效确切但价格较为昂贵、按照现有的市场价格纳入目录可能会对基金带来一定风险的专利药、独家药,采取由专家评审确定谈判药品范围,组织医学、药学、卫生经济学、保险管理等领域的专家进行谈判。谈判达成一致以后,将符合条件的药品再列入药品目录。(完) 

  “医改调查”系列报道之一:涉及14亿人用药,如何看人社部“惊世之问”? 

  “医改调查”系列报道之二: 

  医保用药革命:苦等八年才调,不到两月就变 

  “医改调查”系列报道之三:医保用药报销新政出台之际,看看其他国家如何 

  “医改调查”系列报道之四:“说了也不敢写”?起底中国医保用药调整的游戏规则“医改调查”系列报道之五:“三医联动”谁才是王炸?改革阵痛最终由谁来扛? 

  “医改调查”系列报道之六:中国医疗机构布局大调整,如何保证基层有药?